《医女她夫君属实美强惨》大刀腌菜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医女她夫君属实美强惨

小说:古代言情-医术

作者:大刀腌菜

简介:孟藜与锦宁的第一次相见以医馆木门报废为代价,第二次相见以看诊桌拦腰截断为代价,第三次相见又以屋顶破了个窟窿为代价……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为了避免自家医馆第四次受损,孟藜便跟对方上司将破坏力惊人的少年暂要了过来。哼,反正他们不是说要改变前朝衙门在百姓心中那凶神恶煞的形象吗?既然如此自己就做个顺水人情好了。

角色:

医女她夫君属实美强惨

《医女她夫君属实美强惨》第1章 少年断臂不眨眼免费阅读

“杀人啦!杀人啦!”

随着这尖锐得似要将整片天空撕裂的惨叫声传出,本是一派祥和的宁和街瞬间变得混乱不堪。

哪怕不知究竟是哪里出了杀人事件,慌张的人们还是像个无头苍蝇般四处逃窜。

随着混乱,孟氏医馆那半掩着的木门在惨叫落下的同时也被一个横空飞来的人毫无征兆的撞倒在地。

在看清那浑身是血的大汉后,医馆内的人群惨叫一声后便纷纷抱头逃窜,试图寻到一处避难之所。

望着眼前的这一片混乱,身着鹅黄淡雅对襟长衫的孟藜眉头一皱就收回了搭在老妇腕间的手指,同时起身将对方拉往自己身后。

就在孟藜刚将老妇带到自己身后护住的一瞬间,只见那将木门撞倒的罪魁祸首却一个鲤鱼打滚稳稳当当的站在了门板上,而那本还可以抢救一下的门板也因对方这猛烈的一脚彻底拦腰截断。

听着那道突兀的断裂声,孟藜只觉自己的心尖也随之颤动了下——她前不久刚翻新的大门……

本就陷入混乱的医馆也因这满脸凶煞、手持宽背大刀大汉的闯入变得更加混乱起来。

在这混乱中,就连孟藜看诊的长桌都差点被杂乱的人群推翻在地。

而那刚从地上站稳的大汉却顾不得分神查看屋内情形,粗臂顺势一揽就将距离自己最近的幼童拎到了自己怀中,带血翻卷的刀刃几乎是同一时间便稳稳架在了孩子那成人一掌都能握住的颈间。

哪怕手里有了人质,大汉那满是惊恐的双目始终死死盯着门口的方向,就好似那里即将有什么洪水猛兽到来一般。

原本开阔的街道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变得混乱不堪,各种尖锐的哭喊声夹杂着怒骂声彻底响彻了整个宁和街。

哪怕看了片刻也未发现追捕自己的那道身影,但大汉却始终觉得人群中好似有一道视线死死的锁着自己,只要自己稍有动作对方便会亮出爪牙朝自己飞扑而来。

这一刻,杀人无数的他毫无疑问的已经变成了对方的猎物……

高度紧张之下,他早已听不到那些杂乱的声音,额头也被那不断分泌的汗水浸湿。

不断分泌的汗水在他那凹凸不平的面上形成了一条条小溪流,沿着凹处滑落。有些甚至已经滑到了那血丝分明的眼中,但他却不敢分神将其擦去。

“娘亲救我……”

“闭嘴!”

爆喝一声后,满脸血污的他瞳孔猛地一缩,下意识的又将刀刃往女童的皮肤上凑近了几分。

看着哪怕夹在混乱人群中依旧如闲庭散步般朝自己走近的少年,他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恐慌,大声喝道:“站住,否则我就杀了——啊啊啊!!!”

威胁的话还未完全落下,大汉就已经面无血色的抱着自己右肩倒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令他只能出于本能的不断打滚。

与此同时,他身上那只需要成年女子两只手掌才能圈住的右臂已经孤零零的掉落在地,许是因为刚脱落没多久的缘故,那几只粗黑的手指还在不住的收缩着将那柄大刀不断握紧。

一道寒芒毫无预兆的晃向了孟藜所在的位置,正在思考如何救下那孩子的孟藜被这一晃,下意识的就抬手挡了挡那道寒光,同时心下稍安:看来这下并没有自己什么事了。

‘噌——’

随着刀刃入鞘的声音传来,在所有人都未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逆光而立的黑衣少年就已经完成了拔刀、挥刀再收刀这一连串动作,并从俯身进攻的站姿改为了居高临下的看着满地打滚的逃犯。

同时,一道冲破云霄的尖叫声也在医馆内响了起来。

“我的孩子!”

伴随着这声音,只见人群中猛地冲出一个三十左右、面容枯槁的妇人,而这妇人此刻正不管不顾的扒开人群拼命往女童的方向奔去。

待冲到女童身旁,看着愣愣盯着掉在地上那只手臂的女儿,妇人立刻便用自己那不知缝补过多少次的麻衣一下又一下的擦拭着对方,试图将女儿那被血淋了个满身的身体擦干净。却不想竟是越擦越脏,没过多久自己一向乖巧可爱的女儿就被染成了一个血人。

整个空气中都飘散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哇——”

先是被接二连三的变故吓得还未回神,又被大汉肩上喷涌而出还带着热意的鲜血洒了全身,待女童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后,揪着自己母亲的衣服就在对方那温暖的怀抱中肆意的哭了起来。

哪怕因为生病声音十分沙哑,那哭声也能穿透在场所有人的耳膜。

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好似要将方才受到的惊吓以及惶惶不知所措的感情尽数发泄出来,一声接着一声,每一声都冲击在了每个人心尖上。

看着母女两人的凄惨模样,周围人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

“这——不是衙门里的人吗?”

“看那衣服好像是,果然那里面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怪物。”

“…………”

像是没有听到周围人的议论,身材欣长的少年伸舌舔掉溅到自己嘴角的血迹后,抬脚便朝面无血色,明显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的逃犯走去。

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懒得注意,那双黑靴竟毫不避让的朝掉在地上的那截断臂踩去。

‘咔嚓——’

四根手指骨齐齐断裂的声音传来后,距离断臂最近的一个男子下意识的就往后撤了一步。

即使见少年并没有朝自己看来,男子在权衡一番后仍是放弃了继续看病的打算,撩起衣摆逃也似的就朝门口跑去。

有了男子这一带头,许多原本呆在原地不敢动弹的人像是找到了主心骨那般,纷纷效仿男子逃离的动作——有多远便跑多远。

少年的双腿修长,没几步就走到了气若游丝的壮汉身旁。

看着对方不再喷射,但还是像溪流般流个不停的血液,少年默默缩回了原本伸了一半的右脚,整个人也往后退了半步,彻底避免了自己的鞋底跟那恼人的血液接触。

手腕翻转间,刀鞘已经捅到了对方怒瞪自己的脸上,又是一声骨裂脆响传来。

“还跑吗?”

出乎意料的,少年说话的声音并不像孟藜想象中的那样冰冷低沉,而是有些类似于男孩的声音,十分纯粹且没有任何杂质。

这声音乍听之下甚至还略显稚嫩,但配上他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以及狠厉的动作后,倒是说不出的——可爱?

甩了甩头将这一想法从脑子里扔出后,孟藜抬眸便看见门口那同样一身黑衣、红色腰带束腰的青年男子朝少年疾驰而去。

待距少年只有半臂之遥时,男子伸手便朝少年后颈抓去,却不想原本好似对这一切毫无察觉的少年却突然一个干净利落的旋身,完美避过了那只马上就能碰到自己衣领的手。

“锦宁,我说过多少次了……”说教的话还未落下,便被少年出声打断。

“我留他性命了。”那尚显稚嫩的声音细听之下还略带几分委屈。

十分有趣的两人……

                           

原创文章,作者:大刀腌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n122.com/novel/6116.html